新闻 政务 党建 视频 图片 社区 评论 旅游 电商
客户端 微博 微信 抖音 数字报

百年十堰|张体学与丹江口水利枢纽工程(二)

时间:2021-04-08 08:40    来源:十堰日报  字体:  打印  播报

仇波 左芳

军事化管理施工队伍

原湖北省省长张体学仅用几个月的时间,就调集了湖北、河南16个县117个公社的大量民工和全国几十个单位支援的技术人员,云集丹江口。

从1958年8月起,民工、技术人员和干部陆续来到丹江口,10月底全部到达工地,最多时达87000人。

开工初期基本上没有现代化的施工机械,对外交通也极不方便。针对这些困难,张体学要求各地来的民工,不仅要由副县长带队,而且要自带工具。

工程总指挥部下设政治部、器材运输司令部、后勤司令部及左翼、右翼两个兵团,按师、团、营、连等军事化建制管理。

军人出身的张体学把10万建设者全部实行军事化编制,组成民兵师。当时,郧阳各县属襄阳专区(1952年12月,郧阳并入襄阳专区),湖北襄阳专区调集5万民工,组建4个师;河南省南阳地区调集2万民工,组成2个师;湖北荆州地区调集2万民工,组成2个师;另有从淮河委员会和武汉水利部门等地来的工人和工程技术人员组成机械师,共计9个师,9个师又分别由左翼兵团和右翼兵团统领。每个师均分别由一名县级领导担任师长、政委,师下设团、营、连。一个公社为一个团,一个团有7个营,一个大队为一个营,一个小队为一个连。

全力改善生活生产条件

当时的丹江口实际上是一块河谷地,只有38户人家,原名沙陀营,是个交通不便、自然条件恶劣的边远山区。

浩浩荡荡的建设大军唤醒了丹江口沉睡千年的荒山与沙滩,给这个狭小的河谷地带来了勃勃生机。但随着大量民工的到来,物资准备不足的问题便暴露出来,一时工人吃住成了大问题。

工地上生活条件极差,极为艰苦。民工以水库工地为圆心,分左右两岸夹江而居,拥挤地住在荒山和荒凉的沙滩上。民工们住的是自己割草砍树搭建的茅草棚、油毛毡棚、芦席棚。几千座临时工棚,漫山遍野铺开。当时由于民工太多,搭建工棚材料紧缺,也来不及搭建,就给每人发了三尺雨布,住在露天地,下雨就顶雨布。民工吃的是红薯、红薯干、麦瓣。

后勤物资供应不上,势必影响工程进度。均县(今丹江口市)当时属襄阳专区,为保障后勤物资供应,张体学调来了襄阳专区的专员夏克专管民工的生活问题,并指示商业局局长派专人前来保障丹江口的生活用品。为了保证交通顺畅,他把省交通运输局局长调到丹江口亲自负责交通问题。

最大的问题是粮食。各县民兵师纷纷向上反映,粮食告急。以吃粮食为例,按照一人一天一斤半计算,一天就要消耗7.5万公斤,一个月就需要225万公斤;10万人开伙全靠烧柴,按照每人每天烧柴5公斤计算,一天就要烧掉50万公斤,一个月要烧掉1500万公斤。张体学指令自己的老部下、襄阳地区专员夏克负责解决,并任命夏克为后勤兵团司令。夏克迅速指定均县、郧县(今郧阳区)、竹山、竹溪、郧西、房县六县筹集粮食,要求这些县组织专门的运输队,采取一切办法保证每天要有5万公斤粮食运到丹江口工地。夏克的命令一下,各县迅速行动。郧县组织了一支2万人的运输队,集中运输各类物资。为了保证工地上施工人员每餐不断顿,这2万人中有5000人专门负责粮食运输。郧县县委拿出支援前线打仗的精神,“人、马、车、船”齐作战。将全县12辆汽车全部拿出来,又组织了24辆马车、209辆人力车、骡马253匹、大小船只680艘,载重量达6574吨。然后,将县里的干部组织成十几支队伍到下面收集粮食。那段时间,汉江、堵河、滔河上船只往来不断,公路上,车拖、马驮、人担粮食,一派繁忙景象。很快,郧县组织了393万公斤粮食,日夜不停地运往公路和码头,仅1959年1月14日一天运往丹江口工地的粮食就有22.78万公斤。1959年的春节是丹江口水库开工后的第一个春节,整个工地没有停工。郧县支援工地的春节物资有肥猪3361头、蔬菜3.7万公斤、酱菜2.8万公斤、木耳1000公斤、白酒0.56万公斤、粉条3000公斤。

1960年,丹江口工程因国家财政困难,不得不精简施工队伍,由10多万人压缩到35000人。人虽减少了,但烧柴的问题仍是工地上的一大难题。为此,在1960年上半年,张体学作出这样一个决定:从工地上精简下来的民工中挑选出一百多人,组成一个服务大队(即砍柴队),带上油布、帐篷、炊具和砍柴工具,远赴均县盐池河公社大转湾山林一带砍柴,并由工程总指挥部派出20多辆卡车,专门运输柴禾。

张体学要求湖北省直和武汉市各部门清仓查库,从人、财、物各方面全方位支援丹江口大坝建设。张体学在丹江口坐镇要物资,要干部,只要有,点到哪里,就给哪里,把省里各厅局的领导安排到丹江口指挥部及各部门兼职,以便于指挥。当时,工地上没有加工粮食的机械,他就立即让武汉的红星面粉厂连人带厂一起搬到丹江口,把武汉市水利公司成建制调到丹江口建设大坝,把武汉机械厂搬到丹江口为大坝加工修理机械,把珞珈山疗养院搬到丹江口为建设大坝服务。

兴修汉丹铁路。刚开工时工地上的水泥、煤和施工设备等物资大部分靠水运,可水路运输距离远、中转多,既慢损耗又大,一吨煤在汉口只需30多元,但从汉口水运到丹江口,连损耗带运费则要花100多元,更不用说时间上的浪费。面对资金和时间的浪费,张体学切实感到铁路非建不可。虽然建铁路困难大,但从长远看是有益无害的。他为修建汉丹铁路四处奔走,向铁道部保证:“只要修汉丹铁路,枕木、土石方都由我省解决,不让铁道部为难。”终于促使铁道部同意兴建汉丹线。铁路动工后,他充分调动群众的积极性,汉丹铁路中汉口一段60公里的线路就是由武汉市的干部们义务劳动修筑的。如果没有汉丹铁路,丹江口水利枢纽的建设会更困难、速度会慢很多。

( 责任编辑:徐蕊    新闻报料:8110110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