铭记历史·祭扫英烈
清明追思·长相忆
绵绵细雨寄哀思

■李启辽

两位老人相继离世,都是80多岁高龄。雨还在下,天空仍然灰蒙一片。爷爷奶奶去世已经13个年头了,多少次梦中依稀见过他们。每当自己在外旅游和享受美食,总是想,如果他们健在,带上他们该多好呀!>>详细

怀念我的“老赵”

■武当剑客

接到亲戚电话,说老赵不行了。老赵走得突然,没有留下一句遗言。若干年后随着年龄的增长、阅历的增加,特别是为人父后才体会到老赵对我的一生倾注了多少爱和关怀,每每想起老赵,就觉得愧疚和遗憾。>>详细

最疼我的那个人走了

■陈龙

在我5岁那年,病魔无情地夺走了您的生命,当时的我是懵懂的,不明白这意味什么。即使到了现在,很多事情我仍然不懂,我只能在心里默默祈祷。我想分离是存在的,毕竟生命中最重要的人离我而去。>>详细

好酒的外公

■沐梓

前些年,即使外公外婆垂垂老矣,也改不了好酒的习性。家里没黄酒喝了,就去买散装的白酒招待客人。虽说喝不动了,但也要招呼过路人到家里坐坐,少喝一点。晚辈去看望外公,礼品中总少不了酒。>>详细

一生无言的大哥

■庹文晖

大哥病前是有征兆的。当时,他老比划着示意自己的肩膀、背部不舒服,我们都以为是他劳累过度所致。以至于一个小炎症演变为一场大病,最终让大哥永别今生,我与小哥有责任。单一的药物治疗维持不了多久。>>详细

想起表婶我泪涟涟

■潘绍兰

一条并不十分宽阔的公路,穿过潘家桥,把整个村庄分成了两部分。虽然我们和表婶两家不同姓,但是大家情同手足。说起来,表婶和我们没有任何亲戚关系,但我们两家走得很近,妈妈就让我们喊她表婶。>>详细

妈,您可曾听到女儿的呼唤

■高英

在您生命的最后两天,我守在您的床前,望着您的苍苍白发,深悔未能及时替您理发。我本来打算要在那个周六或周日为您理发的,好让您精神地迎接82岁生日,哪里料到就差那么十几天,您竟在生日前撒手人寰了。>>详细

碎梦难拾

■夏飞雄

祖父出身农家,读过几年私塾。书生都有江湖梦,祖父年轻时曾去往十余公里外的乡集经营茶馆,并雇请了一位说书人。书场处于繁华之地,客流不息。仅仅数年后,故土难离的祖父还是选择回到了村上。>>详细

永远年轻的你

■花儿

你走的时候是23岁那年的夏天,那年我22岁,懵懂的年纪。我们都以为,谈婚论嫁是那个时候最重要的事情了。所以除了恋爱带来的伤害,其他事似乎都是过眼云烟。于是,你就在失恋后,选择了喝药自杀。>>详细

疯外婆

■高霞

外婆受了一辈子苦,如果有来生,我希望她可以感受这世间万物的美好。很多次我在睡梦中,好像看到了外婆的身影,她依然那样矫健,可我怎样呼喊她,她都没有看我一眼。也许她在生我的气,也许她已经忘了前尘往事。>>详细

我的母亲

■任楚雄

母亲在世时,每次回家我都在她身边促膝长谈,家长里短、人情世故讲不完。母亲临走的前一天晚上,本来已经昏迷的她突然异常清醒,母亲可能知道要走了,她说了很多话。我也憋了一肚子话要跟母亲诉说。>>详细

清明思父

■鸽子

这些年过去,父亲高大伟岸的形象一直在我心中。我出生时,我家已经由县城搬到乡下。父亲个儿挺高,在我们下放的邹家湾,他是最高的;我长到一米七定型的时候,也远没有父亲个子高。>>详细

缅怀先烈·红色足迹
祭奠英烈·网上留言
关于我们 - 网站团队 - 广告业务 - 网站地图 - 在线投稿 - 合作伙伴 - 客户投诉 - RSS订阅
秦楚网(xasalsa.com) 版权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主管:中共十堰市委宣传部 主办:十堰日报传媒集团 出品:秦楚网